末临渊

【霹雳】【罗黄罗】

1

黄泉在还是夜麟的时候去杀目标对象在最开始是为了生存,之后是一种兴趣。感受着刺杀对象的颤抖与惧怕会有一种满足感,但之后往往越加空虚,也越加加强了刺杀存活在阳光下,待遇完全不同的兄弟的决心。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自己一心想杀的弟弟是这样的。

天真,爱哭,没用,还脑子里只有谈恋爱……

望着眼泪汪汪的幽溟,他兴趣大减,突然不想杀了。

艾玛,月王你这个老不羞细心爱护选中的竟然是这么个不靠谱的王!

这可真是人间惨剧。

夜麟颇为愉悦的想到,就这么着也不错,看看月族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被幽溟白嫩嫩的,几乎可以掐出水的脸萌到了,当然心软神马的更是莫须有的事。

什么?你说为什么会救溟娘对上死神还帮忙抽暴君?!那当然了,逗黑兔子是个人专属爱好,其他人谁许你动了!!谁动我跟谁急!!!

2

有时候失去了才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一直期盼的,什么是重要的。

望着银血的墓碑他只觉得冷,很冷很冷,冷到他几乎错觉的以为自己的血液都冻住了。

人都死了,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太马后炮了吧。

自己大概只能有恨吧,除了仇恨报仇,他的生命里还能有什么?

遗憾、悲凉,最后愤怒与刻骨的恨意几乎是同时爆发,恨吧,这是自己唯有的东西了。

对了,还有幽溟。

夜麟摘下面具放在墓前,露出清丽俊美的容颜。

一个恶鬼该如何得到满足,我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这个答案。天该由我来践踏,万物该由我来宰杀。恨苍天,恨宿命,除了恨,我一无所有。 

身上的王族之血加深了我的恨火,誓要吞噬这片土地。我恨,为何我只能拥有恨,却不能拥有其他的心情。 

直到看到你,我才明白答案是什么。原来我只是想找回,我应得的,叫做亲情的东西。若是我注定此生都必须活在仇恨当中,我会永远记住这段有两位兄弟陪伴的日子。 

请放下仇恨,因为我,将为月族担起一切! 

幽溟,我会为你担下一切。

3

黄泉觉得人生真是奇妙,做为一个王,幽溟这样软糯糯的已经够神奇了,没想到武君罗喉的爱好更让他无语。

喂喂,已经下雨了哎,你能不能换个地呆着!咱们能不能别在天台上面玩1,2,3木头人了!

黄泉内心一片哀号。

自从第一次上来打搅罗喉静思后他就成了这里的常客(?),闲来无事他就上来耍耍。主要是这上面够安静,与罗喉相处也比玩冷吹血好多了。

你见过那个暴君长着一张万年不变娃娃脸,爱发呆、爱思考哲学问题还爱站在天台上吹冷风的?!

除了在战场上有些暴君的范儿,其他时候他总觉得,这位上古暴君周身有一股浓浓的空巢老人需要关爱的气息。

这也太欺骗观众了吧!

黄泉被自己的想法恶寒到了,自己这是被幽溟的愚蠢传染了吗?越来越不靠谱了。

但是在后来君曼睩上天都、抢神之子养育婴儿、扫墓之后……黄泉决定他保留意见。

真相,往往在不经意间发现。

4

君曼睩,君……

黄泉在其他人感叹武君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时候冷笑了一下。

就罗喉这个榆木脑袋千年面瘫,脑子里除了兄弟还是兄弟,指望他去谈恋爱?除非你跟他一样抽风。

君曼睩与罗喉?还不如期待秋风与罗喉呢!

三个字,不可能!

君曼睩的到来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开关。

罗喉的表情与情绪波动似乎多了些,兴趣爱好也迅速从打架PK挑场子变成了变着法子宠侄女。

整一个二十四孝好爸爸,这也就算了,他忍。

但是……

看着罗喉表情温和、神色怀念与他提起君凤卿的时候,他还是恶寒了一下。

这么温情有人情味的灭世武君是闹那样?!还不如思考哲学问题呢!

黄泉愤怒的离开天台,留下罗喉一个人在上面吹冷风。

罗喉你个弟控,别说我认识你!

5

黄泉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不自觉的在意罗喉的一言一行,对某人一天干了什么事、吃了什么饭、去了那里、见了谁……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清楚他的爱好,了解他的想法,只需一个眼神不需别的什么语言动作就能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默契的就想他们已经认识了许久的老友。

最开始还能说是寻找刺杀机会,但现在……黄泉望着手里从天都书库里扒出来的杂记,默默趴在桌子上挺尸。

看史书也就罢了,把有关描写罗喉的书籍,上至正史下至野史杂记都找出来读的津津有味一个人happy的不得了是几个意思?

想了解他,想知道他漫长岁月里的经历,想知晓他对自己能放纵到什么地步,他的一切的一切自己似乎都很感兴趣。

在罗喉的身边自己的情绪似乎很容易被挑动,有一种……鲜活肆意的感觉。

过了,黄泉在心里告诫自己。

就算再怎么合拍,再怎么觉得如果没有这段仇恨自己与他可能成为知己,再怎么觉得他的行为可以理解,但自己的目的一开始就明确了。

自己……是来杀他的。

武君罗喉,必须死。

6

报仇的机会来的措手不及,黄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么简单就报仇成功了。

简直就像是施舍,黄泉愤愤地想。

天下封刀的追杀如影随形,一个重伤老年患者一个柔弱的姑娘家……要逃出去谈何容易。

自己这是在干嘛啊!黄泉在内心进行深刻的自我反醒,是杀手,就干杀手该干的事。

听着山洞里罗喉与君曼睩的唠唠叨叨黄泉有些烦躁,但还是耐心的听完了才进去打扰两人。流血过多而亡,不是适合罗喉的死法,况且自己与他之间也要有个了结。

你可以动手了。

将危机留在身边,也是一种挑战,不是吗?

我知晓我们的相遇,本是一场算计,你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

动手吧。

无声的眼神的交会,绝杀的一枪。黄泉压下心中莫名的情绪,仇恨……解脱了。

不要想多,亦不用多想,伤肺伤肾不说还早衰。

……虽然自己的头发早就白了。

7

到处都是杀声,战场上血肉横飞,惨呼顿起,刀光剑影,眼前纷乱,满身伤痕,手快要拿不动兵器却停不下来。

这一战当真是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为何而战,为了一个仇人,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为了一个婴儿,值得吗?黄泉想笑,笑这个问题,更笑自己的痴愚。

有自己这样的杀手吗?真是够了,你在搞笑吧!

但是,不悔。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黄泉指尖微颤,眼底映照出耀眼的金色盔甲。武君罗喉,地狱重生。

罗喉……

你……

黄泉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各种纠结算什么?!罗喉,你别让我逮到机会!!我一定要整死你!!!

情绪激动,黄泉一时承受不住果断的晕了过去。

晕倒在罗喉身上,闻着淡淡的肥皂清香,黄泉愤怒的想,洗完澡穿戴整齐才来救场,你是故意吧!!

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的!!

8

黄泉看着寒光一舍的天花板愣了愣,回想起昏倒前的景象,挣扎着起来不顾自身的伤势就往外跑。

他现在完全不想看见罗喉。

有他在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停留。这句话黄泉没有半分水分,君姑娘你可以让开了吗?一会儿罗喉来了你帮我拦着啊!

还是晚了一步,望着拦路的罗喉,黄泉想没有直接给他一枪,绝对是自己现在没力气动手!

吾只希望你清楚内心的声音,你既不想报仇,那就只好报恩,你刺我一枪,我又救你一命,你欠我的是两条命。

听着罗喉堪称宣战的话,黄泉觉得,罗喉这辈子没得治了。

不喷你简直对不起我自己!

其实你没那么伟大,我说,在你心中你没那么伟大,在他人的眼中,你是高傲而自信,在我看来,你只是虚张声势。

连你也要说教。这话听着别扭又委屈,黄泉差点喷笑。

这话跟罗喉也太不搭了,罗喉你脑子没坏吧!

最后丢下一句“没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去”自觉完爆了罗喉的玻璃心,黄泉绝尘而去。

9

茫茫天地,雪飞如狂,陪着自己的只有这满身的冰霜。

黄泉拂去身上风雪。

离开那个地方本是应该开心的,可,为什么总是觉得差了什么?

在那个身形出现的那一秒黄泉是有少许愉悦的,之后便是异常的愤怒。

黄泉再次领会了武君罗喉差的出奇,让人忍无可忍的讨人欢心的技能。

行为高傲的可以,语气活像是舍弃……罗喉你就是欠削对吧!

黄泉的毒舌攻击触发,不出意外的,两人又谈崩了。

再次听到罗喉的消息,是罗喉与佛业双身合并苦灭两境。

莫名的心神不宁,黄泉越加暴躁。

该死!罗喉,要死你也只能死在吾的手中!

对,就是这样……没有其他!

10

天都彻底空荡了下来,黄泉突然想知道罗喉回来看见时是个什么心情。

再一次被群众背叛,他要是罗喉,他势必一生黑。

这个慷慨帮助武林正道,好说话到极点,谁来都请得动的人是谁啊?!是谁啊!?

不是他太落伍就是罗喉的脑回路不正常,黄泉选后者。

身体与头分离千年,有点后遗症呆呆地也是正常。

不能歧视他,黄泉默默地想。

忍不住伸手掐了掐罗喉的婴儿肥,黄泉叹息手感比幽溟都好,真不错。

罗喉让了让,不解的望着他,略有不悦却无怒意与杀气。

我每天辛辛苦苦出去买菜,只是掐一下你的脸我还觉得亏了呢!

黄泉理直气壮的瞪回去。

罗喉静静地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又转头望着天际发呆去了。

……

第二天虚蟜将天都国库的钥匙呈上,黄泉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在抱怨钱不够买菜啊!!我们的默契哪里去了!!

11

对于罗喉与君曼睩之间就“曼睩的归宿”展开的一系列讨论,黄泉看的不亦乐乎。

君曼睩这个毫无战斗力的姑娘一阵口唇舌辩之后取得了一边倒的战果,而战斗力满点的某上古暴君一脚把麻烦踢到了正在看戏的他的身上。

谁要留在天都了,爷要跟着上战场!

黄泉在心里怒吼,他相信罗喉接收到了他的内心咆哮。

但武君直接无视他的叫嚣叫,去听自家侄女弹琴去了。

你个暴君!!

黄泉的愤怒,在吃到罗喉亲自买的包子时,得到了安抚。

至于为什么知道是罗喉买的……这是集市上卖的正好的小笼包,要清晨排队去买的。要是君曼睩买回来的等她走回来早凉了,这包子还热乎着呢!是把包子包的严严实实化光回来的吧……

心满意足的嚼着包子,黄泉想,算了,护着君曼睩罗喉才能安心战斗,这样也不错。

但是,怎么觉得那里不对呢?

满口包子的第一杀手在心里默默思量着。

12

听到刀无极传回罗喉的死讯,黄泉怒火滔天,无可名状的情绪让心神如坠虚空,脑海一片空白。

听到君曼睩崩溃的痛哭,黄泉才恢复了冷静。

他曾经从地狱爬起来两次,这种人不会轻易倒下!

罗喉,我不准你死在我以外的人手中,就算你进了地狱,我也要将你拉起来!

他的声音冰冷又僵硬,与其说是信誓旦旦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

顺着都计刀的指引奔向葬龙壁,看着突然出现的罗喉幻影黄泉只想再砍他一遍。

妈的,说好的机会呢?死在他人之手,不可原谅!

说话啊!

模糊不清的罗喉虚影缓缓伸手,黄泉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握。

什么意思?黄泉似乎懂了什么,但他又不想懂,再次向罗喉求证。

将仅剩的一切,交付予你。

终结宿命,你就能真正超越我。

还不如不说!

黄泉脑海里,罗喉最后的回忆,充满了算计阴谋,隐藏完美的真相,随着罗喉遗留的心愿,一一揭穿。

原来是这样,原来这就是真相,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善恶是什么?正义又是什么?是谎言更是虚伪,心系天下又如何?无谓的慈悲,盲目的信任,只是留给他人背叛自己的机会,在这个世上,只有背叛,只有残杀,才是生存唯一的路,哈哈哈哈哈哈……

喝!

黄泉奋力将计都刀插在葬龙壁上,墙上流下鲜血宛如血泪。

13

刀无极的不对劲自己应该早就发现的,如今才明悟是罗喉的老年痴呆传染给自己了吗?

去葬龙壁的时候,黄泉健步如飞,回来的时候黄泉一步一个脚印,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叫你不让我跟着!叫你不让我跟着!!叫你不让我跟着!!!

天下封刀、刀无极还有枫岫主人对吧,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黄泉的思绪如同岩浆,行为举止却是冷静沉稳。精确小心谨慎的策划着刺杀计划,冷酷的出手。黄泉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像极了他还是夜麟的时候。

……不,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现在这样渴望鲜血。

罗喉……

黄泉难耐的闭了闭眼,嗜血的欲望快要压制不住了。

在黄泉失控之前,刀无极终于中了一枪。

黄泉心满意足的在被他拆了一半的,罗喉寝宫里转了一圈。哼哼,等着,我马上就送他去地狱。

14

第一次报仇失败,反而被感化为仇家报仇,是白痴。

第二次报仇失败,反而被圈养为仇家报仇,是二逼。

第三次……

去你丫的!黄泉掀桌。

醉饮黄龙跪下的身形,硬生生的打断了黄泉为罗喉报仇的决心。

为弟弟操碎了心,跑断了腿,担下一切,只想弟弟好好的。

大哥……银血……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为罗喉报仇?

是的。

为何?

罗喉的命只能是自己的!

但,为什么……动摇了。

黄泉你真的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吗?

就像是打了霜的茄子,黄泉整个人都怏了。

15

黄泉在看雪。

万籁俱寂的冬夜,伫立高峰,但见白雪皑皑,晴空万里,月色皎洁。白雪与明月相映,一片银辉,愈见雪峰的寥廓明净。

仿佛像是一夜之间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思绪万千却毫无头绪,没有重点,最终只能停留在这一片雪白。

最开始他以为他会是一个人,孤独的来到人世,然后孤独的死。

银血、幽溟的出现让他期待明天,期待更好的未来。

但他还是定不下来,兄弟,这两个字似乎填满了他寂寞的心,却无法让他真正安心,直到遇到罗喉。

只有罗喉,只有他给了他安心安定的感觉。

……仿佛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但,到底还是一个人。

华美的冰晶落了满身,连眼睫上都有,黄泉却是连动一下都嫌烦。

他只是定定地望着雪地,望着月华古都的天际,望着天都的方向,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明明不会再来了的……永远不会有人来霸道的说跟我走了。

他只是,不死心。